夜舟山:舟山最佳的夜生活娱乐资讯媒体(合作电话:0580-2024167) 夜店资讯提供免费方式

健康、品质、尊贵夜生活倡导者

热搜:舟山酒吧 舟山KTV 舟山国会 舟山按摩 舟山美食 舟山夜生活 热线:0580-2024167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夜场 > 经营管理
《水浒》看酒店经营
作者:夜舟山 发布于:2012-10-2 1:12:01 点击量:

从鲁智深请史进李忠到潘家酒楼吃酒开始,以后我们随处可以看到宋朝大大小小的酒店,应了那句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,小小的牧童不喝酒,但他也知道哪里有酒店。这说明,当时酒店业、娱乐业比较发达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朝代晚期的气象。不是吗,“酒色财气”,梁山好汉们吃酒,宋徽宗、周邦彦们好色,蔡京高俅们贪财,那京城御街两边晃眼的灯月牌,就是那一代皇朝气象的最好佐证。

《水浒》中的酒店,高档的有潘家酒楼、琵琶亭酒馆、浔阳楼酒店;低档的有朱贵酒店、“三碗不过冈”酒店、“十字坡”酒店、孔太公酒店、揭阳岭酒店;施恩和蒋门神争夺的“快活林”酒店,应该算作中档的。

人的最基本需求不外乎衣食住行,“食”在其中尤为重要。《水浒》中喜欢衣着打扮的,是李师师、白秀英这样的人,女侠孙二娘是不屑的,男性好汉,更是没见谁爱好衣服,他们随处是“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”。当初张青、李立办酒店,是看不得别人有利可图,以为天上掉馅饼,不假思索盲目办起来,却不知道生意要讲究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宋朝已经是个餐饮业比较凶猛的年代,应该找出适宜市场的品种,迅速投入拳头产品,形成特色菜肴,了解当地人生活习惯。

“十字坡”酒店老板娘孙二娘的行为,完全可以用“微笑服务”这四个字来形容。

施耐庵连续用了这几个词“迎接”“笑容可掬”“嘻嘻地笑着”,和现代酒店的模式化脸面如出一辙,而且孙二娘也有一句:“便在我家安歇无妨。”看来,现代酒店的发展是有根由的。
潘家酒楼卖唱的金翠莲和浔阳江边琵琶亭酒馆里卖唱的宋玉莲,为宋朝酒店娱乐业增添了一丝玫瑰色彩。可惜的是,当时的武林好汉们,对女色实在是不屑一顾,没有为宋徽宗与李师师的风流逸事增添些许花絮文章。鲁智深见到金翠莲,第一反应是路见不平,而不是后来的赵员外那样,将其收养起来;李逵嫌宋玉莲搅扰了自己的兴头,没有半点贪色之念。由此看来,当时的上层建筑已经坏了,但民众风气尚存淳朴,民间有伤风化的事,不是西门庆这样的富人勾引潘金莲,就是郓城知县包养白秀英。

与潘家酒楼不同的那些低等酒店,像“十字坡”酒店、揭阳岭酒店,则采取的是自主管理的酒店方式,自我不断摸索,能生存下来是前提,所以不光掳尽客官的钱财性命,还将客官的肉体“废物利用”,真正做到“无本生利”。张青、李立高效、先进的手段吸引众多目光,他们敢于改变当地酒店的经营观念。充分发挥庞大的旅游客户网络优势,从而成功开拓国内酒店市场。梁山需要的是打探情报,不靠酒店经营赚取钱财。梁山汇聚后,酒店的数量增加了,管理水平并没有上去。朱贵他们依然有杀人越货的行径,把张青们的经验发扬壮大了,这是否出于强盗本性呢,直接出手抢钱比投入资本赚取利钱的方式,当然要痛快多了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当时多数酒店有长期住客和合作单位,曹正有二龙山罩着,李立与水寇李俊一路,酒店与周边企事业单位签订“有福共享”的消费协议,最大限度稳定客源,没有竞争对手,是吃独食的家伙。与那些通过资本运作(浔阳楼酒店、琵琶亭酒馆、潘家酒楼),跨区域经营(“快活林”酒店)相比,以品牌经营低成本扩张经营的十字坡酒店、揭阳岭酒店,对宋朝中低档酒店市场形成强大冲击力。

为取得顾客的信任,高档酒店有时还给予顾客免费咨询。酒店搭建的是一个平台,让作为人力资源的顾客有一个交流的空间,让业内信息聚集和传播,这就有了苏东坡题字的浔阳楼酒店,门边一对朱红华表,气势不凡,柱上有“两面白粉牌,各有五个大字,写道:‘世间无比酒,天下有名楼’”,和现代人处处自己“国内知名品牌”、“排行榜”,可谓异曲同工。这里的服务,就不是十字坡酒店能与之比拟的了。其“浔阳楼”这个品牌价值就不菲,说明当时的酒店品牌意识已经很强。像“十字坡”这样没有品牌的酒店总是不能长久的。

但是,从各个不同的酒店状况来看,在那个政权岌岌可危的年代,守法经营的酒店日子也是不好过的。强盗办的酒店是店主欺压顾客,良民办的酒店是强盗横行直撞。朱贵酒店、揭阳岭酒店要将林冲、宋江作成人肉包子,“三碗不过冈”、孔太公酒店是武松要“把你这鸟店子倒翻过来”,“望店主人脸上只一掌,把那店主人打个踉跄”。孙二娘要卖武松的“人肉包子”的那场争斗,不过是强中自有强中手,一家人不识一家人罢了。

在这个好汉“该出手时就出手”的时代,酒店也是好汉豪爽性情的产物?所以,女色总是他们不屑一顾的,是国家以及个人前途的渺茫,让他们沉醉于酒中,襟上酒痕多,一醉乾坤小。


下载地址:点击下载

经营管理